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萍乡频道 >> 社会民生

老翁恋保姆老太闹离婚 法院:感情未完全破裂不批

      市民张女士报料,因为父亲和保姆举止亲密,“用各种方法逼走我妈妈,现在也不理会我们兄妹。无奈之下,我妈妈只好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

      子女:保姆和父亲、智障弟暧昧

      张女士说,2013年10月,在居委居家养老服务部负责人的介绍下,他们雇用了保姆玉姐,“她告诉我们,她是离异单身,公务员退休,家世显赫富有,她来我们家做保姆是回报社会服务老人的。”

      但是,大约半年后,张女士就发现玉姐与她父亲关系亲昵,搂搂抱抱。“这还不算,玉姐还说愿意跟我智障的弟弟结婚。在我们其他3个子女不知道的情况下,玉姐竟然与我弟弟睡在一间房。”

      张女士反映,2014年10月份,玉姐又抱来一个女婴,说这个小孩是她和其智障弟弟生的。当时,她的爸爸就额外给了玉姐数千元。“但我们去玉姐所在的居家养老服务部调查,发现她有丈夫,还有两个孩子,是低保户。”

      张女士说,2014年10月底,他们辞退了玉姐,这一举动激怒了她80岁的老父亲。“我爸爸已经十分痴迷玉姐,对我们的规劝不但不信,还说我们造谣。明知道妈妈中风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爸爸却要和妈妈分开过。我们每次回到家,他就吵闹、谩骂,甚至赶我们出门。我们请保姆照顾妈妈,爸爸只允许请玉姐。”

      发妻:担心财产被骗起诉离婚

      记者从张女士的母亲处了解到,她的子女多次把情况反映给街道、居委,居委和社工也多次进行调解,可是丈夫不但不觉醒,反而与玉姐走得更近。“玉姐被辞退后,她和我丈夫仍然有联系。电话打不通了,我丈夫就坐立不安,发了疯般找我出气。丈夫回到家后常常炫耀玉姐能干,带她去公证处公证房产,去派出所报案,告子女不孝。”

      今年5月份,张女士的母亲起诉离婚,她在诉状上写道:“为了保护我的家庭不再受侵犯,保全我的家庭财产,保障我和无自理能力的小儿今后的生活和医疗,我诉讼离婚实属无奈。”

      老父:还有感情不同意离婚

      张女士的父亲在诉讼中表示,他和发妻还是有感情的。发妻所说“他与保姆的关系暧昧”不属实,不同意离婚。

      经过审判,法院表示,两位老人于1963年1月举行婚礼,婚后共同生活,双方形成了事实婚姻。但近年来,双方缺乏信任,从而产生矛盾,继而影响夫妻感情。只要双方共同努力,矛盾是可以消除的。现女方起诉要求离婚,男方坚决不同意离婚,并表示愿意积极维护好双方的婚姻关系。今后只要双方摒弃前嫌,加强沟通,夫妻感情和好如初是完全有可能的。法院以夫妻感情尚未完全破裂为由,不准予离婚。

      保姆隐瞒收入被扣钱

      昨天,记者联系了玉姐所在的辖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玉姐是低保户,而她之前在海珠区一家养老服务部门上班,是有每个月600元收入的。因为她隐瞒了自己有工作有收入的情况,所以街道扣除了她在养老服务部的收入,这笔钱将要上缴国库。

      至于张女士家庭的矛盾,工作人员说,之前居委跟张女士的父亲沟通过,希望他能坐下来跟子女再好好沟通,可是他表示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希望老伯的子女还是耐心地跟老父亲再谈谈,毕竟是子女,该承担的义务还是要承担。”

      对于张女士提出的保姆玉姐与她父亲的关系问题,工作人员说,现在玉姐已经没有工作了,他们也对玉姐进行了教育。

           原标题:老翁恋保姆老太闹离婚 法院:感情未完全破裂不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