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萍乡频道 >> 社会民生

男子被取保候审17年未结案 律师质疑当地仍推诿

      “取保候审17年后,他仍然是杀人嫌疑人”。昨天下午,记者从当事人高炎龙处获悉,三门峡中院信访办建议其主动找三门峡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办理此案。而在前天,他到灵宝市公安局、三门峡检察院、三门峡中院讨要说法时,灵宝市公安局局长回复其短信称,“省厅专家正在对此案进行复侦”。为高炎龙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刘晓原质疑,当地公检法仍在推诿。

      11月25日曾报道,河南偃师人高炎龙在23年前因涉嫌抢劫杀人被抓,此后被判死缓,17年前河南省高院将此案发回重审,三门峡中院将案件退回检察院,检察院再退给原灵宝县公安局补充侦查,后者给高炎龙办理了取保候审,此案至今未结案,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等待20余日无果后,高炎龙12月14日又一次来到灵宝市公安局、三门峡检察院、三门峡中院讨要说法。

      和高炎龙一起的,还有另一起相似案件当事人王玉虎的哥哥王龙。王玉虎因1989年灵宝豫灵镇一起命案被抓,终审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判处死缓(未满18周岁);1994年末河南高院再审撤销原判,发回三门峡中院重审。王玉虎1996年获释回家,迄今未重审。因王玉虎患病,其哥哥王龙代其来到灵宝市公安局讨说法。

      二人先来到灵宝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复高炎龙称,“你的事已经有上面的大领导在管了”。他给局长卫铁峡打电话,对方回复短信称,“省厅专家正在对此案复侦,请等结果”。

      在三门峡检察院,公诉处工作人员回复高炎龙称管其案子的工作人员出差了。

      在三门峡中院信访大厅,高炎龙再次递交了材料,但工作人员称,此案已退回给检察院、公安局,他应该去找检察院和公安局。“我又说了好久,他们才极不情愿地收了我的材料。”昨天下午,高炎龙称他接到三门峡中院信访办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已看过他的材料,“他说,我给你出个办法,你找三门峡政法委,让他们牵头公检法,处理你这个事情”。

      因王龙未带王玉虎的相关案件材料,他未获得任何回复。

      >>相关

      律师质疑当地仍在推诿

      高炎龙去年就曾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此案,但始终没有结果。本报11月25日报道之前,为高炎龙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刘晓原协助高炎龙撰写反映材料,已寄给灵宝市公安局、三门峡中院、三门峡检察院,至今未获书面回复。

      高炎龙在给检察院寄出的材料中称,案件的法定补充侦查期限为1个月,但直至今日,三门峡检察院仍未向三门峡中院提请恢复审理,也未作出不起诉决定,其要求检察院依法作出相应决定。

      在寄给三门峡中院的材料中,高炎龙引述法律规定称,“人民检察院在补充侦查期限内没有提请人民法院恢复法庭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以人民检察院撤诉结案”,但三门峡中院至今未对此结案,因此要求三门峡中院以视同检察院撤诉进行结案。

      刘晓原认为,三门峡中院让高炎龙去找政法委,是在推诿,“根据法律规定,他们自己就能作出决定,为什么还要找政法委?”

      刘晓原认为,高炎龙已取保候审17年,远超最长1年的取保候审期限,灵宝市公安局在没有新的充分证据证明是高炎龙作案的情况下,依法应撤销“高炎龙抢劫杀人案”。对于卫铁峡局长给的“省厅专家正在复侦此案”的短信回复,刘晓原称,“不知他们是在复侦案件事实,还是17年未结案的原因”。

      刘晓原据此认为,当地公检法仍在推诿。“高炎龙‘抢劫杀人’案17年不结案,被国内媒体披露已经20多天了,连个书面的正式回复都没有,为何无法引起办案机关高度重视?为何处理一起陈年旧案会如此之难?已经取保候审17年多了,这个案子不能再拖了。”

        原标题:男子被取保候审17年未结案 律师质疑当地仍推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