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萍乡频道 >> 社会民生

渔民“挟尸要价”:家属给不起1.8万 遗体泡3天

      在雅砻江与金沙江交汇处,渔民准备出发打渔。

      邓树超的遗体。(图据攀枝花电视台)

      攀枝花小伙跳江身亡,经民警协调其家人最终付了5400元打捞费

      对于攀枝花市仁和区务本乡村民邓钢明和妻子董从蓉来说,过去的一周,他们经历了悲伤的丧子之痛。11月30日下午,儿子邓树超跳入金沙江,自杀身亡。12月3日,在金沙江与雅砻江交汇处,邓树超遗体被渔民发现。邓钢明说,他和妻子前去认尸,渔民却要收1.8万元的捞尸费,后经协商仍然要收8000元,而他家中经济非常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眼睁睁看着儿子遗体浸泡在江中。

      三天之后的12月6日下午,在民警的协调下,邓钢明付了5400元后,渔民将儿子遗体打捞上岸。邓钢明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这些钱是向亲戚借来的,他认为,渔民收的捞尸费太贵,是在“挟尸要价”。对此,打捞起邓树超遗体的渔民表示,打捞起尸体很不吉利,而且他们花了很大功夫才将遗体捞起,付出了成本,所以收取一定的辛苦费,是理所当然。

      事件还原

      11月30日

      小伙消失两天,被发现跳江自杀

      今年25岁的邓树超,是攀枝花市仁和区务本乡乌拉村人。从2013年开始,在攀枝花市区跑出租车。

      邓树超父亲邓钢明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儿子从车主罗某处承包了一辆出租车,与别人合伙开。11月30日,儿子回家,说要交下一年的出租车承包费了,一共6000多元,想找家里要5000块。

      邓钢明说,家中经济很困难,并没有这么多钱,“我告诉儿子,我只能去借钱,让老板缓几天,筹到了钱再交。”

      没有拿到钱,邓树超当天就离开了家。到了12月2日,与邓树超搭档开出租的廖先生给邓钢明打来电话,说这两天邓树超不见了,不见他来交车,电话也打不通。

      邓钢明立即请亲戚朋友四处寻人。最后,在密地桥加油站发现了邓树超所开的出租车。车在,可是人却不见了踪影。

      密地派出所民警表示,11月30号下午2点过,有市民报警称,一名男子在从密地桥上跳入了金沙江。民警调取了事发时的监控,请邓树超家人辨认。邓树超的哥哥说,他确认,跳江的男子,正是弟弟邓树超。

      12月3日

      渔民要价1万8,家属给不起捞尸费

      儿子跳江,是生是死?12月3日下午,邓钢明最后残存的希望破灭了。有渔民在事发地点下游数公里的雅砻江与金沙江交汇处,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接到通知后,邓钢明一家急忙赶到现场,经确认,江中那具尸体就是邓树超。

      确认儿子已经死亡后,母亲董从蓉哭晕过去。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邓钢明更加感到绝望。他说,儿子的遗体,是被冲到了渔民的渔网中被发现的。当他准备将儿子遗体运走,但是渔民却提出了条件。

      “他们说,要给18000元的捞尸费。”邓钢明说,家中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但他们说捞尸体,给两三万的都有,这算少的了。”

      经现场协商,渔民最后将价格降到了8000元,表示不能再少了。但是这8000元,邓钢明说他还是拿不出来。

      “他们有6个人,我哭着求他们,一人给200,一共1200元辛苦费,还是不行。”邓钢明说,渔民帮忙将尸体打捞起来了,也辛苦,给点钱是应该的,但是这个价格太贵,他无法接受。

      双方一直僵持到天黑,也没有能谈妥价格。最终,邓钢明选择让儿子遗体继续泡在江水中,回去找人筹钱。

      12月6日

      渔民同意降价,遗体终于上岸

      邓钢明一家首先想到了出租车车主罗某。他们认为,儿子虽然是自杀,但是有可能是因为罗某催其交承包费,压力太大有关,因此,罗某存在一定责任。

      12月4日,一家人来到罗某所在的修理厂,但是罗某不在厂里,找不到人,拨打其手机,电话也关机。

      随后,邓钢明一家随后找到了出租汽车公司。该公司经理表示,邓树超是与罗某签订了出租车承包合同,并没有直接和出租车公司签合同,而且邓树超也不在出租车公司领工资,出了问题,与出租车公司没有关系。

      12月6日,已经是邓树超跳江身亡的第7天,其遗体已经泡得十分肿胀。当天下午,邓钢明找亲戚借了钱,再次回到发现尸体的地方。

      渔民给邓树超父母开的收条。

      看到邓树超的遗体,父母哭倒在地。(图据攀枝花电视台)

      而在他们抵达之前,两名小男孩在江边沙滩上挖贝壳时,发现了岸边一块石头上系了一条绳子,绳子末端拴了一个人的脚,吓得弃绳而逃,家人立即报警。

      接到报警后,盐边新县城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发现尸体的渔民也赶来。经过民警协调,渔民将捞尸费降为5400元,在收到现金后,帮忙将邓树超的遗体抬上了殡仪车。

      父亲疑惑

      不清楚儿子为何跳江

      邓树超为何要跳江?身为父亲的邓钢明说,他也搞不清楚。12月7日上午,邓钢明家人来到密地派出所,希望找到儿子跳桥的线索。民警表示,邓树超的行为已经确定为自杀,其他方面无法提供进一步的帮助。

      邓钢明说,查看监控,11月30日下午2点50分左右,儿子翻越到已经封闭通行的旧密地大桥上,独自行走了一段距离后,翻过护栏跳入了金沙江。儿子在攀枝花螺丝嘴租了房子,但是他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如果找到了租住房,或许能发现些线索。他表示,儿子平时性格有些内向,不爱说话,不赌博,但要上网,没有女朋友。之前,儿子隔两三个月,就会回家向父母要一些钱。

      “我们现在就想找到儿子自杀的原因。”邓钢明说,由于找不到车主罗某,12月7日下午,他和家人到仁和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

      渔民回应

      这事情很不吉利,收一万八算便宜的了

      12月7日中午,华西都市报记者在雅砻江与金沙江交汇处,找到了当天参与打捞邓树超遗体的几名渔民。

      “就是这个渔网把他(邓树超)网住的。”渔民魏师傅指着面前正在修补的渔网告诉记者,12月3日早上8点过过,他发现有什么东西被渔网缠住了,捞上来一看,竟然是一具男性尸体。

      “我们几个船,还找了对面的人来帮忙,花了2个多小时才把他打捞起来。”魏师傅表示,他们当时报了警,而且到处打电话找人问,最后,才找到了死者的家属。

      对于邓钢明所说的“挟尸要价”,渔民们对此坚决否认。侯师傅说,他在江上打了几十年鱼了,时常遇到打捞尸体的情况,“这种事情不管是谁,都要给钱。”

      魏师傅说,他们只是以打渔为生,碰到这种情况很不吉利,加上动手打捞了,付出了成本,所以收取一定的辛苦费,是理所当然的。他说,其他人收得更贵,收两三万的都有,这个价格算便宜了。

      其中一名渔民抱怨说,当天,死者的父母没有和他们协商好就走了,让他们看管好尸体,还说冲走了要负责,“我们用绳子将他拴住,怕冲走了,弄得我们鱼都没法打。”

      魏师傅和妻子表示,他们来自乐山。这些年来,一直在外面打渔,吃住都是在船上,非常辛苦,只有过年才能回趟老家,所以还是希望对方能给点辛苦费,“我们出了力,不给钱不可能,你说是不是嘛?”

      记者调查

      打捞尸体收费几千至上万元不等

      对于收取捞尸费用的问题,渔民侯师傅表示,他是广安人,在攀枝花打渔也有几十年了。在金沙江、雅砻江,他捞起过不少尸体,“这两年比较少了,前些年很多,一年都要捞几十次。”

      他说,当地并没有专门的打捞公司,一般民间愿意捞尸的,基本都是当地渔民。遇到这种事情,首先是不吉利,需要收钱“冲喜”,而且也付出了劳动,所以不可能免费打捞。

      在事发地江边,还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凡是下江的人打捞尸体,请托某先生”。记者根据电话拨打过去,对方一名男子表示,每年金沙江中都会发现数十起尸体,他们打捞的范围可以一直延伸到下游数十公里。他表示,做这个工作都要收取费用,一般是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视打捞难度而定。

      记者从当地消防支队获悉,如果家属遇到类似种情况,可以拨打119找消防救援,打捞遗体,消防官兵是不会收费的。

      律师分析

      渔民捞尸存在矛盾

      建议政府援助遇难者家属

      四川晓明维序律师事务所律师吴雪松表示,此事应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方面,法律没有规定,渔民也没有义务帮忙捞尸,所以渔民付出了劳动,收取一定的费用属于正常。

      但是另外一方面,死者家属经济困难,从道德上来说,渔民应该少收费用。而且渔民用绳子拴住尸体,一直在江中浸泡,而不拉上岸,是对死者的一种侮辱,这也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这种情况下,父母可以向民政部门,或者向慈善机构求助。

      吴雪松认为,全国多地都出现过类似“挟尸要价”的情况,一方面是家属的悲痛,一方面是打捞者确实也付出了劳动,该不该收钱?两者始终存在矛盾。建议由政府主导,成立专门的公益性基金,制定合理价格,由公益性基金来支付这些打捞费用,并对经济困难的家属进行人道主义救助。

      原标题:渔民“挟尸要价”:家属给不起1.8万遗体泡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