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萍乡频道 >> 今视调查

萍乡七旬老汉反映问题从乡政府出来后被打断腿 记者采访被“踢皮球”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11月27日萍乡讯(记者杜江)核心提示:2015年11月18日,年近70岁的萍乡芦溪吴瑞成老汉在当地乡政府反映问题后,返回途中遭一名戴口罩的男子跟踪。行至一个偏僻的山头时,“蒙面”男子用扁担将老人打成骨折,之后行凶男子迅速逃离现场。

      11月23日,记者在芦溪县人民医院见到了受伤的吴瑞成。时隔多日,躺在病房里的吴瑞成仍然觉得,如果那天不去乡政府反映征地款被克扣的问题,就不会被“蒙面”男子跟踪,也不会被打成左脚骨折,现在更不会打着石膏躺在医院了。

      ■怀疑征地款被克扣 老汉常找乡政府反映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吴瑞成老汉出生于1946年,家住芦溪县源南乡大平村,生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目前儿女们都成家立业。

      几年前,当地搞建设时,国家征用了吴瑞成一家的土地,他一直认为当地有关部门克扣了他家的征地款。因此,从2013年开始,吴瑞成先后到上级有关部门和源南乡政府反映征地款问题,一直不停上访。

      11月18日7时30分许,吴老汉骑着电动车将孙女送到学校。大约7时50分许,他来到源南乡政府找该乡司法所长曾宏亮反映相关问题。然而,他却并没有找到曾宏亮,在与该镇分管信访工作的副乡长尹莉聊了一会后,尹莉告诉吴老汉说“上午要开会”,吴老汉见状只好起身离开。

      在乡政府门口,老人又遇到了该乡信访办主任李智,一番交谈和打探,最终仍没有找到曾宏亮。8时50分许,没能找到曾宏亮的吴老汉只得悻悻离开乡政府。在附近买了一包大米后,就骑着电动车往家赶去。

      ■离开乡政府 却遭男子跟踪

      据了解,吴老汉家住在芦溪县源南乡大平村,从乡政府到家距离大约4公里。

      吴老汉告诉记者,当时自己骑电动车离开了乡政府。此时,在距离乡政府约100米的加油站门口,一个坐在摩托上戴口罩的男子引起了吴老汉的注意。由于电动车速度较慢,吴老汉超车时还看到,这辆摩托车车头支起一件大雨衣。

      吴老汉从该男子身边超车走了一阵后,戴口罩男子骑着摩托车赶超了吴老汉的电动车。大约行驶了1公里后,该男子停下了车,吴老汉不经意又走到了口罩男子的前面。在行进了约200米后,口罩男子再次从身后赶超了吴老汉。随后,在芦溪县工业园一三叉路口和乡村公路口时,口罩男子两次停车、两度超车……然而此时,吴老汉仍然没有预感到危险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近。

      大平村是一个行政村,分为上大平和下大平两个村级区域。吴老汉骑着电动车进入下大平,首先要经过一个小山头,山头两端人烟稀少。正当吴老汉骑到山坡下时,看到这名戴着口罩的男子已将摩托车掉转了头,停靠在小山头的一个垃圾池旁边

      ■挥起扁担 行凶者口称“谁要你告状”

      此时,吴老汉看到这名戴着口罩的陌生男子正站在山头上,手中握着一条扁担。吴老汉再次经过该男子面前时,站在其左侧的男子突然双手挥起扁担,朝老人左边的小腿横扫过来。电动车倒地后,该男子的第二扁担又扫了过来,因为没有车子挡住,这次扁担砸在了老人的右脚膝盖处,当该男子挥起扁担第三出击时,老人用手臂挡住了。在打斗过程中,男子的口罩被吴老汉拉掉,然而,老人发现与他并不认识。由于担心打不过这名年轻男子,吴老汉一边呼救,一边忍着疼痛朝附近的村民家跑去,该男子见状也迅速驾驶摩托车逃离了现场。

      9时30分许,正在县城办事的二儿子吴绍萍在得知此事后,赶紧向公安机关报了警,大平村的村干部和当地派出所民警也迅速赶到了现场。

      事后,一辈子务农的吴老汉分析,正常的扁担长度是1.2米左右,而这名男子手上的扁担长度仅有0.8米的样子,应该是为便于携带,扁担的一端被锯断,然后被藏进摩托车的雨衣里。而让吴老汉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当时,该男子用扁担打他的同时,嘴里还不停地说“谁要你告状”。

      ■老汉小腿骨折 警方正在全力调查

      吴老汉随后被立即送往了芦溪县人民医院,据医生介绍,吴老汉左腿小腿腓骨骨折,右脚膝盖等处软组织挫伤。目前,医院已在伤者左边小腿处打了石膏,固定治疗至少也要1个月以上。

      据正在医院了解情况的源南派出所一位刘姓民警介绍,案件发生后,该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并将伤者送到芦溪县人民医院救治。目前,警方已将沿路的监控视频全部调取,但因为嫌犯一直戴着口罩,只能看到额头,所以一直无法准确锁定案犯。通过视频可以发现,嫌犯年约30岁,短发。

      ■吴老汉:租地变征地 价格相差甚远

      采访中,吴老汉告诉记者,在2010年的时候,因修建高铁需要临时占地,本着对高铁项目的支持,经大平村委会出面协商,于是将自家原本种茶值籽树20多亩山地租给了当时的高铁项目部,租期3年,每亩每年租金为1200元。当时大平村几十户村民都将地租了出去,总面积将近130亩,大平村委也承诺到期后土地将如数归还给大家。然而,在2013年的时候,吴老汉却发现当年租出去的地已经被大平村委卖给了时任大平村村支书的李寿泉,李寿泉再以年租金100万元的价格租给了高速公路养路队。之后,吴老汉和村民便常到相关部门反映问题。

      在吴老汉提供给记者的一份名为源府办字〔2010〕43号文件:关于印发《杭长客专(源南段)工程建设征地拆迁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记者看到其中一条明确了当时征地拆迁补偿的标准,并对临时用地作出了详细的规范,通知中规定临时用地应尽量不占用或少占耕地,补偿费(含森林植被恢复费、青苗补偿费)每亩每年2200元;若占用耕地,由用地单位负责复垦;确实无法复垦的,按所占地类征地补偿标准与三荒地征地补偿标准的差额一次性补偿。而吴老汉等村民实际拿到手的租金这与上面的文件提出的价格相差甚远。按照吴老汉的说法:“照乡政府的标准,我们的租金少了上百万”?

      ■针对疑问 各方撇清关系记者采访被踢“皮球”

      从乡政府出来后就被人跟踪并被打断小腿,此事是否与他多年向上级政府反映问题有关联呢?对于吴瑞成提供给记者的源府办字〔2010〕43号文件是复印件,文件的真实性又是怎样?

      当天,吴瑞成原本要找司法所长曾宏亮,先后却遇见了副乡长尹莉和信访办主任李智。如果有关联,吴瑞成去乡政府反映情况,有多少人知道?吴瑞成的行踪是否有人泄露,并引来行凶者“蒙面”打人?

      随后,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赶到了芦溪县源南乡人民政府,在记者找到该乡副乡长尹莉时,尹莉却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接着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该乡司法所长曾宏亮,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近年来,吴瑞成确实一直在向乡政府和相关部门反映征地款被克扣的情况。因当时有村民先将吴老汉等村民的地租下来,然后再转租给高铁建设方来赚取差价。而在吴瑞成被打的前几天,吴瑞成来找过他,希望司法所能把土地征用方等人员一起请过来,大家一起协商解决这个问题,当时约定时间为11月16日,但因相关人员没有时间,这事没有促成。事发当天,他一早就外出办事了,吴瑞成来乡政府找他,他并不知情。当记者问到当时是什么人在进行转租时,曾宏亮却称:“到底是谁,他们知道的。”?

      而对于当时的征地价格,曾宏亮同样表示“不清楚”,自己是2013年后才到源南乡工作,当时的分管副乡长已经调走,源府办字〔2010〕43号文件要记者找党政办彭主任查询。而当记者找到该党政办主任说明来意后,该主任要求记者去找乡党委委员易淘。

      记者随即又致电给易淘,据其介绍,吴瑞成确实多次到乡、县两级反映情况,乡党委、政府每次都做出了相应的答复,但因吴瑞成家被征地的相关事宜属于遗留问题,目前乡政府也没办法妥善解决。

      易淘电话里告诉记者,事发当天早上,吴瑞成确实到乡政府反映问题,他也是回家途中听说吴瑞成被别人打断了腿,目前当地派出所已经立案调查,对于当时征地的价格,尹淘表示“不清楚”。当记者询问源府办字〔2010〕43号文件时,易淘称他在下乡搞卫生,要记者去找乡里其他领导。

      随后记者致电给源南乡党委书记王汉明,王汉明电话中称当时自己没在源南乡工作,对于此事他也是不知情。

      一份公开性的文件,记者找起来却是如此的难,里面又是否另有什么隐情呢,我们不得而知,针对此事,我们将持续关注!